<p id="vt5nr"><cite id="vt5nr"><big id="vt5nr"></big></cite></p>

<span id="vt5nr"></span>

<em id="vt5nr"></em>

      <noframes id="vt5nr"><address id="vt5nr"></address>

      <form id="vt5nr"></form>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新聞? 安徽新聞? 安徽新聞?

        發展的氣勢起來了!安徽,正成為“頂流”

        安徽,正在成為“頂流”。

        一位上海來安徽掛職的干部說:“安徽的形象不一樣了,安徽的干部越來越自信了。”

        一位江蘇的專家說:“安徽現在抓了一手好牌,未來很有可能會打出‘王炸’。”

        一位浙江的媒體人說:“安徽的顯示度越來越亮了,辨識度越來越高了,涌現出很多帶有安徽標記和符號的新形象。”

        一位知名企業的董事局主席說:“錯過浦東、錯過深圳,現在決不能錯過安徽。”

        一向在外地人印象中略顯低調的安徽,突然好評如潮,怒刷存在感。

        存在感強,意味著安徽聲音越來越大,有鮮活的吸引力,這也釋放出一個極為強烈的信號:安徽發展的氣勢起來了!

        圖為安徽創新館夜景

        廳長的PPT

        說到安徽當下的氣勢,先從一場會議說起。

        前不久,安徽省政府召開第五次全體會議暨加強十大新興產業“雙招雙引”高質量推進“三地一區”建設會議。

        這本是一場談觀點、謀對策、提建議、作部署的工作會議,但參會者發現,會議的形式和結構都發生了變化。

        廳長匯報工作,直接采用PPT演示,在有限的時間內,通過大量的圖表和數據,將豐富的專業內容通俗易懂、生動有效地呈現在所有參會者面前,專業水平和專業化能力得以充分展現。

        這在過去是沒有的。

        值得注意的是,會議以視頻方式召開,16地市市長在分會場同步參加。主會場和各市分會場,均邀請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人工智能等十大新興產業的部分龍頭企業、商協會、金融機構和專家學者參加,大家坐在一起激蕩思維。

        這同樣也很少見。

        8月23日,安徽省政府召開第五次全體會議暨加強十大新興產業“雙招雙引”、高質量推進“三地一區”建設會議。

        兩個很少見,帶給與會人員一種全新的體驗,用一句與會者的話說:“這種會,開起來很過癮,開完后很享受。”

        為什么過癮、享受?

        因為做事專業。匯報工作不再是泛泛談一些概念和要求,而是多了“幾把刷子”,突出專業思維、專業素養、專業方法,從落實的角度講清楚“怎么干”“誰來干”;開會不是“閉門造車”,而是廣邀大咖,善于“借腦”,廣納群言。

        安徽深知,謀劃產業發展好比做一鍋飯,要把這飯做熟做香,既需要眾人拾柴,也需要講究火候,更不能心急揭鍋,要做到“緊燒火,慢揭鍋”。

        安徽的“火候”有何講究?

        先是對十大新興產業摸排分析,“吃干榨凈”政策,后又召開10次專題會議逐個研究審定行動方案。每次省政府專題會,平均用時超過4小時,政府、專家、企業、商協會齊坐一堂,開展頭腦風暴,共同研討十大新興產業發展和“雙招雙引”方案。其中,已有100多位專家走進了安徽省政府的會議室。

        這樣就扎準了穴位,更加精準地理清了每個產業的產業鏈構成、未來發展方向和安徽的發力重點、實現路徑,打通了發展新興產業從“是什么”到“干什么、怎么干”的實踐邏輯,為推動“多鏈協同”,塑造一個自帶流量的產業IP大省,繪出了清晰的路線圖、施工圖。

        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是安徽省“十四五”重點發展的十大新興產業之一

        這就叫專業化:想到點子上,符合邏輯,符合規律,手法、步法和打法更精準、更有力、更高效,不再是“通過什么舉措,實現怎樣的目標”,而是“達到什么樣的目標,需要做什么”,徹底摒棄傳統的路徑依賴。

        同時,安徽已經成立由省領導掛帥的十大新興產業“雙招雙引”工作專班,帶頭學習前沿知識,鉆研產業發展規律,省市縣協同,省領導領著干,各地各有關部門掛圖作戰、“按圖索驥”,梯次展開、統籌推進,共同打出“雙招雙引”的攻勢。

        “安徽發展新興產業的氛圍起來了!”多位親臨安徽考察的企業家說。

        平日里提起這些做法,人們腦海里首先想起的肯定是經濟發達地區,沒想到現在在安徽也能見到。以至于有人說,“安徽開始像一個經濟大省了,有了發達地區想問題、做事情的影子。”

        這并非場面話。一個地方環境好不好,企業家最具發言權。

        早餐會越吃越有味

        “真是太有排面了!”

        上個月,蕪湖舉辦的一場“暢聊早餐會”,引發廣大網友驚呼。

        原來是知名主播“蕪湖大司馬”受邀與蕪湖市委書記、市長共進早餐,并商討蕪湖的未來發展以及網絡文化宣傳。

        早餐會結束后,“蕪湖大司馬”和領導們合影,更是直接“C位”出道,沖上了熱搜,網上閱讀量破千萬。

        這一次,蕪湖極其認真,立志把企業家當“寶”,渴望重塑昔日創新創業的榮光。

        自今年3月底以來,蕪湖已強勢連續開展20場“暢聊早餐會”,蕪湖市委書記、市長與近百名企業家和社會各界人士面對面,吃的是蕪湖特色,談的是發展干貨,聚的是創新動能,強的是發展信心。

        在蕪湖的帶動下,銅陵、滁州、阜陽等安徽其他地市很快也“吃”上了企業家早餐會,并且越“吃”越有“味”,收獲外界一片好評。

        “早餐會”之所以備受好評,關鍵在于市委書記、市長親自出席,親自傾聽,親自推動。這與安徽全省上下正在推廣的頂格戰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什么是頂格戰法?就是由最終拍板的人第一步就開始直接負責,頂格傾聽、頂格協調、頂格推進。

        會見企業家,態度很重要。如果企業家來了,按照“官職”安排會見,這無疑是一種官本位思想。

        而頂格傾聽,是與企業家做朋友,直面企業家的訴求。學會傾聽,讀懂企業家,就是尊重市場、尊重企業家。

        根據公開報道梳理發現,在會見的企業家里,安徽省領導并沒有嚴格遵循對等原則,既有中國郵政集團公司董事長劉愛力,華潤集團董事長王祥明等央企負責人,也有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王傳福,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萬科集團董事會主席郁亮等名企“大佬”,還留下一些成長型企業的副總裁、副總經理的身影。

        “只要愿意投資安徽,愿意成為安徽發展的‘合伙人’,安徽從上到下的‘一把手’們都不難見。”一位多次來安徽考察的企業家說。

        見完企業家,企業有投資愿望,政府立即協調對接,流程再造,越快越好。

        這些年,盡管營商環境有了很大改善,但政府科層還是太多,有企業家反映,政府機關真的是“庭院深深深幾許”,一個問題按照傳統的行政層級走一遍,恐怕要等到“猴年馬月”。

        而頂格協調,正是向這種低效的推進模式“開刀”,對流程實施扁平化改造,不再層層報批,直接報給負責同志,大大提升決策水平和效率。

        也就是說,如果一件事廳局長層面能夠解決,廳局長從一開始就要“頂格”;如果一件事副省長層面才能夠解決,從一開始就要由副省長層面“頂格”。

        最后一步,企業要落地,需要很多部門的配合,推進過程中難免會出現推諉扯皮的現象。

        而頂格推進,就是狠抓落實,協同作戰,構建統一指揮、分工協作、權責對等、協同高效的落實機制,打通產業、行業、區縣市、部門之間的分隔,直接提高政府部門的執行力。

        一步快、步步快,效果的確很明顯。今年上半年,僅安徽省政府班子成員就會見聯系客商270批次、2565人,對接已開工簽約項目228個,投資額達1700億元,目前頂格意識正拓展到省政府工作的各部門和領域。只要覺得有需要,隨時可以給省政府領導“布置任務”。市政府出題,省政府要答題;縣政府出題,市政府也要答題。

        頂格戰法還有一層深意,就是在與企業家的面對面互動中,安徽的“一把手”們能更快發現營商環境的痛點、堵點。

        因此,頂格戰法表面上是一種“雙招雙引”的方式方法,本質上卻是一場營商環境的改革,努力讓企業家感到舒服舒心,呼喚更多安徽“合伙人”。

        企業家舒服舒心了,就會在企業家群體中形成“口碑效應”,這是“千金難買”的區域形象營銷。

        一個地方,若企業家在此如魚得水,如果企業家能夠人才輩出,那么這個地方一定會成為財富的洼地、創新的高地、創業的福地。成全了企業家,就是成全了安徽經濟高質量發展。

        無論是廳長的PPT,還是企業家早餐會,都散發著經濟發達地區的味道。安徽之所以能有今天這樣帶流量的IP標簽,更多的是源于合肥、長三角一體化以及區域格局上的爭先進位。

        最佳形象“代言人”

        安徽能達到今天的“頂流”,合肥起到了關鍵作用,不僅僅是因為安徽的省會。

        當然,外界都知道安徽,尤其是合肥的創新很厲害,類似“告訴你安徽創新有多牛!”的文章鋪天蓋地,也一度刷屏,創新之于安徽的重要性早已是共識,這是安徽的“遺傳基因”和“金字招牌”,大家耳熟能詳。

        這里重點說合肥,因為合肥是安徽形象躍升的最佳“代言人”。

        合肥,本是一座并不起眼的省會城市,卻僅用20年時間,趕超了44座大城市,成為中國城市經濟格局中的最大“攪局者”。

        如果說中國哪座城市最能代表一座城的逆襲,合肥當之無愧!

        梳理發現,合肥從2000年之前的排名全國90位左右,到2020年位居全國第20位,整整前進了70位!包括直轄市、計劃單列市、省會城市在內的全國所有城市中,“黑馬合肥”是提升最大、最快的,沒有之一!

        合肥的沖勁,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好似有一種排山倒海的氣勢。

        今年6月,河北省委的政策研究人員發表了一篇萬字長文,感慨兩個出身相似的省會城市,現在差距卻如此之大。

        2005年,石家莊、合肥分別排在全國城市經濟總量的第20位、第75位,當年合肥的GDP尚不及石家莊的1/2。而在2020年的排名榜上,合肥躥升到了第20位,石家莊則退至第38位;石家莊市地區生產總值為5935.1億元,比合肥的10045.72億元相差了4110.62億元。

        20年匆匆一瞬間,兩地經濟實力大反轉,成為合肥躍升的生動寫照。

        合肥一時風頭無兩,被外界認為是“最勵志、逆襲最成功的城市”。

        一時間,江湖上到處流傳著合肥的各種傳說:“最牛風險投資機構”“合肥,一座‘偽裝成城市的投行’” 等一系列解讀“合肥模式”的文章,如潮水般涌來。

        由此帶來的是合肥產業形象之變,讓外界為之一驚,也讓外界更多的人通過“新型顯示產業之都”“新能源汽車之都”“中國IC之都”記住了合肥,進而明顯提升了合肥、安徽的人文形象、區域形象。

        城市營銷也好,無心插柳也罷,這些能完全代表“合肥模式”嗎?

        顯然不能!“合肥模式”的本質,在于搞活了關鍵的人,進而搞活了一座城。

        這么多年來,合肥的干部隊伍在干中學,在學中干,磨出了一身真本領,練就了一身真功夫,貼上了“能干事、會干事、干成事”的標簽。

        一位多次參與合肥發展規劃研究的南京大學區域經濟專家發現,“合肥干部越來越專業,越來越自信,完全可以與經濟發達地市的干部等高對話。”

        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合肥的資本平臺招商。合肥干部到外地去招商,與企業家“談笑風生”,盡職調查、四線并進、產業布局等娓娓道來,專業又不失幽默,經常能一語破的點到企業家的興奮點。

        合肥還有一個可貴之處,不僅在資本招商上很專業,在提升城市治理能力上也是堅守創新,“一張藍圖繪到底”。

        以合肥的城市生命線工程來說,2016年與清華大學合肥公共安全研究院在全國率先開干的時候,并不被人看好,甚至引來了非議。但合肥不為所動,一錘接著一錘敲,最終構建起“智慧安全城市”新業態,得到了應急管理部高度肯定,并總結為“清華方案·合肥模式”。

        目前,安徽16地市已與清華大學合肥公共安全研究院集中簽約,并在全國300多個地級市推廣,邁出了“省會示范、輻射各市、服務全國”的關鍵一步。

        這就是合肥干部的專業、眼界和韌勁,也正是一個地方最為稀缺珍貴的資源。但如何將合肥干部的能力標簽貼到全省的干部隊伍身上?安徽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謀劃。

        眼下,安徽行動起來了,正在進一步放大“合肥模式”,搞活關鍵的人。就在6月24日,“萬家企業資本市場業務培訓專項行動”正式啟動。

        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作出批示,省長王清憲講授第一課,7位在合肥的副省長悉數出席,重視程度可見之高。

        培訓展開之迅速超乎想象。短短兩個月,就開展各類培訓97場,累計培訓企業近5600余家、培訓人員超9200人次,懂資本、用資本正在成為安徽干部的標配。

        干部提升了資本能力,與企業家有了共同語言,才能在同一個頻道上展開對話,這也是尊重企業家的具體表現。

        8月19日,安徽發布《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服務“三地一區”建設行動方案》,提出要大力開展創投風投“雙招雙引”,學懂資本市場,建好資本市場,用好資本市場。

        資本力量攪動下的安徽,發出了轟轟烈烈的聲響。一時間,“市場的邏輯、資本的力量”,成為干部干事、企業家創業的必備詞匯和見面“問候語”。

        爆棚背后的“大勢”

        如果要尋找安徽變化的深層原因,合肥固然不可缺,但第一個不可忽視的是長三角一體化。

        合肥的變化也得益于長三角,從這個角度來說,是長三角一體化給安徽帶來了最大的流量。

        自2020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合肥主持召開扎實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座談會以來,放眼全國,沒有任何一個省,能比當下的安徽,更有關注度和吸引力;也沒有任何一座省會,能比如今的合肥,更具話題感和存在感。

        最明顯的是,這一年來,以長三角冠名的各種論壇、會議接二連三,成立的產業聯盟層出不窮,處處可見安徽的身影。30多年來,安徽與滬蘇浙之間的聯系,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密切;滬蘇浙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敞開胸懷,接納安徽。

        借力長三角一體化,安徽進入到一個“頂流”省份的狀態。

        這種爆棚的流量,一方面得益于安徽和合肥自身的努力;另一方面正是得益于安徽迎來了發展最大的“勢”: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推動把安徽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親自擘畫“三地一區”建設的戰略定位。

        從安徽東向實踐來看,納入長三角一體化,就是安徽身份和標簽的改變,顛覆的是外界對安徽的固有印象和認知。

        這就好比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舉辦的那桌大佬飯局,大家關注的重心從來不是吃了什么“飯”,而是哪些人參加了飯局。

        拿合肥來說,2016年,合肥被《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為長三角城市群副中心城市,比肩杭州、南京。這在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只要安徽能擠進長三角,想不發展都難。

        作為我國經濟發展的強勁活躍增長極,長三角是全國最具經濟活力、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也是全球高能級要素集聚地和資源配置中心。

        通俗點講,安徽加入長三角就是與經濟最強、最發達的省份站在一起,這個身份標簽意味著什么,不言自明。

        加入了長三角“朋友圈”,安徽就能直接參與產業分工,對接大虹橋樞紐,聯動上海自貿區,借梯登高,借船出海,嵌入全球產業鏈,有一種“大秤分金銀”的感覺。

        拿最直接的“錢”來說,安徽與滬蘇浙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近年來,滬蘇浙給安徽投入了數以萬億計的資金。僅2020年,滬蘇浙在皖投資在建億元以上項目3493個,實際到位資金7490.5億元,占引進省外資金的一半,是滬蘇浙產業溢出的天然承接地。2021年上半年,滬蘇浙來皖投資實際到位資金增長32.5%。

        一位專家比喻說,“安徽加入長三角,好比一個成績一般的學生,加入了一個最牛班級,周圍都是成績很好的學生,不僅會帶著他學,也會逼著他學。”

        的確,在長三角,安徽是個子最小的一個,但是個子小,恰恰是長大的空間。

        實際上,安徽也一直在自我加壓,強烈渴望順勢而為、乘勢而上。

        過去一年來,無論是安徽官方對標對表滬蘇浙,推動干部雙向掛職交流,選派干部跟班學習,還是民間的交流互動等往來,人們心里念著長三角、口中講著長三角、手上抓著長三角,忙得不亦樂乎。

        對安徽來說,長三角一體化的平臺真的很大,能做的事情實在太多。

        比如說,安徽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和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兩大國家戰略的疊加地區,放眼9省,具有唯一性,這也意味著安徽全域成為鏈接長三角和中部地區的要素對接平臺,可以做出發展的大文章。

        有了這個“舞臺”,就可以“登臺唱戲”了。

        這對安徽特別是皖北地區格外重要。身處長三角區域內,皖北必須有長三角的自覺歸屬意識,要突破“皖北思維”,不能一味地強調自己是皖北地區,而且成為一種固化的意識。

        畢竟舞臺再大,若不上臺演講,永遠是個觀眾;平臺再好,你不參與,永遠賺不到錢;做人這樣,城市發展也一樣!

        想要與強者共舞,必須讓自己也成為強者。這是發展的鐵律,更是不變的真理。如今的安徽,正在成為強者。

        躋身全國第一方陣

        實力決定地位,也直接決定了外界對一座城、一個省的第一印象和態度。安徽能成為“頂流”,最根本是來源于安徽的實力變化。

        盤點過去一段時間里區域經濟的格局演變,安徽堪稱“現象級”。

        第一次引人注目當屬2019年,安徽因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增加了4004億元的地區生產總值,是上調增數最多的省份,成為耀眼的“黑馬”,刷屏一時,圈粉無數。

        安徽也確實猛。

        2021年上半年,安徽經濟總量突破2萬億,力壓上海,沖進前十強,2021年有望突破4萬億,挺進全國第一方陣。

        這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里程碑時刻。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安徽每次在講完經濟社會發展成績時,都會有一個轉折性表述:“但我省經濟總量居中、人均水平靠后的欠發達省情沒有根本改變,發展仍是解決我省所有問題的關鍵。”這成為始終縈繞在安徽人耳邊的一句話,也讓在外拼搏的安徽人為家鄉發展而焦慮。

        然而在總結“十三五”、部署“十四五”時期的工作時,已經悄然變為“在全國位次大幅躍升”。

        這一不顯眼的文字表述變化表明,安徽已不再是過去人們印象中的那個農業大省、“農民工”輸出大省形象,正轉身為區域經濟大省和新興工業大省,改變了外界一段時間以來對安徽的輕視和固有認知。

        在前不久召開的安徽省委十屆十三次全會上,實現“全年經濟總量躋身全國第一方陣”,明確為下半年工作的重要目標。

        一旦躋身全國第一方陣,意味著安徽將與廣東、江蘇、浙江、福建等經濟大省,“同坐一桌喝咖啡”,這是強者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而在人均GDP上,安徽也到了“抬頭過日子”的時候。

        15年前的2006年,安徽人均GDP剛邁過萬元關口,為10052元;5年前的2016年,安徽人均GDP達到3.9萬元;2020年,安徽人均GDP達到6.1萬元。

        1萬元到6萬元的飛躍,讓安徽人均GDP排名直接從2006年的全國第28位,升至2020年全國第13位,從全國中下游成功躋身中上游,是人均GDP榜單上的最大“進位者”。

        全國第13位,是什么樣的概念?放在全國來看,安徽人均GDP高于河南、四川、湖南等經濟大省,安徽值得外界為她豎起大拇指。

        兩張枯燥的數據,外界讀出了驚嘆:安徽真是悶聲發大財、深藏功與名!變得你我都不認識了;安徽人讀出了激動和信心:擁有了“大聲說話”的底氣。

        但這還遠未達到安徽人心里預想的目標。安徽的雄心不僅是要做長三角的“上進生”,更要爭做“優等生”。

        這就好比只定“100”的目標,努力一下就能實現;但把目標調高到“150”,需要下更大的氣力才能達到;如果全力拼搏,達到了“120”,結果就會比“100”高出很多,因此爭做“優等生”是個跳一跳就可能實現的好目標。正所謂“有的時候,不逼一下自己,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

        事業成敗,關鍵在人,關鍵在干部。當下的安徽,從省里到各個市縣,都在選派干部赴滬蘇浙學習取經,通過體悟實訓創新手法、步法、打法和戰法,營造起讀懂企業家、成全企業家的氛圍。市場邏輯、資本力量、平臺思維的浸潤,讓各地干部隊伍凝聚起奮勇爭先的一股勁,這種干事創業的精氣神尤為可貴。

        “頂流”時刻誰都有,安徽不會拿一時當永久。只要有了這樣一群人,創新名片、合肥崛起、長三角一體化和區域格局上的變化等代表安徽流量的IP標簽,只會越來越“頂流”。

        頗讓人期待的是,走進滬蘇浙體悟實訓的一群人猶如一根火柴,長三角一體化猶如一條引火線,當火柴點燃引火線,就會瞬間燃起飛濺的火焰,點燃安徽人心中那一團渴望崛起的烈焰,最終響起的是驚天一聲雷——“安徽震撼”。

        我們完全有理由堅信:今天的安徽,不能錯過!未來的安徽,值得期待!

        編輯: 朱芳穎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夜讀徽州——中國詩意棲居地實景生活秀主題創意活動
        亚洲超清无码制服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