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t5nr"><cite id="vt5nr"><big id="vt5nr"></big></cite></p>

<span id="vt5nr"></span>

<em id="vt5nr"></em>

      <noframes id="vt5nr"><address id="vt5nr"></address>

      <form id="vt5nr"></form>

        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新聞? 國際新聞? 國際熱點?

        加拿大人權斑斑劣跡之黑紀錄

        新華社北京9月6日電 (國際觀察)加拿大人權斑斑劣跡之黑紀錄

        新華社記者于榮

        加拿大在人權方面常常自詡為“模范生”,但其不斷被曝光的人權黑歷史,以及至今仍廣泛存在的針對原住民等少數族裔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問題,讓國際社會日益看清了其在人權領域丑陋和虛偽的真面目。

        8月10日,在加拿大北溫哥華“圣保羅印第安寄宿學校”舊址,人們在新聞發布會后擊鼓、唱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三個原住民部族10日宣布,將對位于北溫哥華的“圣保羅印第安寄宿學校”舊址展開調查。(新華社發,梁森攝)

          “沾滿鮮血”的歷史

        2020年6月,一名原住民酋長遭暴力逮捕的視頻震驚加拿大,引發人們對該國警察隊伍存在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的關注。視頻顯示,在艾伯塔省的麥克默里堡,加拿大皇家騎警隊一名警官多次毆打原住民酋長艾倫·亞當。亞當的律師賴恩·貝雷什說,警方對原住民的暴力行為“始終存在”。

        在加拿大,針對原住民和黑人等群體的系統性種族主義由來已久。近來,隨著多所原住民寄宿學校舊址附近接連發現大量無標記墳墓,血淋淋的事實一次次震驚加拿大和國際社會。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2015年公布的報告指出,自19世紀40年代到20世紀90年代,加政府建立了至少139所寄宿學校,至少15萬名原住民兒童被強制送入這些學校。許多人遭到殘酷虐待,至少3200人被虐致死。

        加拿大艾伯塔大學助理教授克麗絲特爾·弗雷澤說,原住民寄宿學校常常被比作監獄,在那里,虐待現象非常猖獗。“原住民家庭往往不會接到任何死亡通知,他們的孩子沒有回家但家長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這是8月10日拍攝的加拿大北溫哥華“圣保羅印第安寄宿學校”舊址內刻有失蹤原住民兒童名字的紀念碑。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三個原住民部族10日宣布,將對位于北溫哥華的“圣保羅印第安寄宿學校”舊址展開調查。(新華社發,梁森攝)

        多數寄宿學校禁止或嚴懲原住民兒童講母語或有任何原住民信仰崇拜。他們只能使用被強加的英、法語名字或編號。學校還限制原住民兒童與原生家庭接觸。從寄宿學校畢業的原住民學生往往無法融入社會,也無法回歸部落文化。寄宿學校制度對原住民的語言、文化和精神遺產傳承造成了毀滅性、持久性的負面影響。加統計局2016年報告顯示,在加拿大約有40種原住民語言的使用人數不足500人,原住民語言已然進入“文化滅絕”末期。

        此外,加政府長期在司法層面對原住民進行系統性種族歧視。2019年6月公布的長達1200多頁的《加拿大失蹤和被謀殺原住民女性全國調查報告》稱,1980年至2015年,有數千名原住民婦女和女童失蹤或被謀殺。但加政府對此類案件的處理一直消極怠慢。

        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發言人瑪爾塔·烏爾塔多指出,加拿大政府教育和醫療系統在歷史上對原住民兒童進行虐待,這些行為至今仍對原住民的生活造成巨大負面影響。對于這段黑暗歷史,加拿大一直缺少真相披露、詳盡說明和補救措施。

        正如加拿大新民主黨前議員穆米拉克·卡卡克所說,加拿大是一個建立在對原住民壓迫之上的國家,其歷史“沾滿鮮血”。

          “不忍直視”的現實

        盡管有著長期殘酷迫害原住民的黑暗歷史,加拿大政府卻一直自詡為“人權模范生”,非但不對自身存在的問題反躬自省,還對其他國家指手畫腳。加拿大侵犯人權的行徑不僅歷史上就有,而且還廣泛存在于現實中;被侵犯的對象不僅有原住民,還有亞裔和非洲裔等少數族裔。

        今年3月,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里士滿市一家咖啡店發生種族歧視事件,該店一名華裔經理被一對白人夫妻潑灑熱咖啡,還遭到種族主義言語辱罵。

        統計數據顯示,新冠疫情暴發后,溫哥華、多倫多等地針對亞裔的種族仇恨事件急劇增加。加拿大民調機構安格斯·里德研究所公布的民調結果顯示,2020年,約58%的亞裔加拿大人遭遇過至少一次歧視,28%的人表示“一直”或“經常”遭到歧視。加拿大警方報告顯示,2020年3月至今年2月,該國發生了超過1000起針對亞裔的謾罵和暴力襲擊事件。非洲裔同樣是種族主義的犧牲品。近年來,加拿大有多名黑人遭警察暴力執法致死。

        2020年6月6日,在加拿大多倫多,人們手持“正義”等標語參加反對種族歧視的示威活動。(新華社發,鄒崢攝)

        安格斯·里德研究所近期公布的調查數據顯示,34%的加拿大受訪者認為,加拿大是一個種族主義國家,而持此看法的人在少數族群和女性受訪者中占比更高,分別為42%和54%。加拿大前衛生部長烏賈爾·多桑杰表示,“我們這個國家有著糟糕的歷史”,從原住民到華裔、印度裔、日本裔都遭遇過系統性歧視。

        頗為諷刺的是,這樣一個充斥著種種人權問題的國家,卻經常對別國人權狀況橫加指責,堪稱西方人權和價值觀外交的“急先鋒”。

        英國政治和國際關系分析人士湯姆·福迪撰文指出,加拿大依舊自我感覺在道德上“高人一等”。這個國家基本上沒有為自己的罪行道歉,也對此漠不關心,反而把關注點放在別國。這無疑暴露了其對待人權問題的雙重標準。

        編輯: 汪永祥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巢湖升明月——解碼合肥先進計算中心
        亚洲超清无码制服丝袜